<track id="rizcy"></track><dd id="rizcy"><i id="rizcy"></i></dd>
  1. <ol id="rizcy"></ol>

    1. 中華勵志網 - 弘揚優秀中華文化·建設和諧精神家園
       | 首頁 | 勵志 | 學習 | 書籍 | 心態 | 創業 | 格言 | 處世 | 文藝 | 作文 | 
      前言

      回首十五年的歲月,不算太多,但也不少。可是我對于時間,生性善忘,悠悠忽忽,真不知老之將至,現在為了出版這本《論語》講錄,翻檢以前的記錄,才發覺在這短短的十五年歷程中,已經講過三四次《論語》。起初,完全是興之所至,由于個人對讀書的見解而發,并沒有一點基于衛道的用心,更沒有標新立異的用意。講過以后,看到同學的筆記,不覺灑然一笑,如憶夢中囈語。“言亡慮絕,事過無痕。”想來蠻好玩的。

      第一次講《論語》,是1962年秋天的事,當時的記載,只有開始的六篇,后來出版,初名《孔學新語——〈論語〉精義今訓》,由楊管北居士題簽。有一次曾經在有關單位講了半部《論語》,沒有整理記錄。再到1974年4月開始,又應邀固定每周三下午講兩小時,經過近一年時間,才將全部《論語》講完。而且最可感的是蔡策先生的全部筆錄。他不但記錄得忠實,同時還替我詳細地補充了資料,例如傳統家譜的格式,另外還有對傳統祭禮的儀范,可惜他事情太忙,未能全部補充。蔡君在這段時間,正擔任《中央日報》秘書的職務。一個從事筆政工作的人,精神腦力的勞碌,非局外人可以想象,而他卻毫無所求地費了十倍聽講的時間,完成這部記錄,其情可感,其心可佩。

      此外,這本講錄,曾經承唐樹祥社長的厚愛。在《青年戰士報》慈湖版全部發表(自1975年4月1日開始到1976年3月16日止);同時《人文世界》刊登大部分。又蒙李平山先生見愛,資助排印成書。不過,這部《論語》的講述,只是因時因地的一些知見,并無學術價值。況且“書不盡言,言不盡意。”更談不到文化上的分量。今古學術知見,大概都是時代刺激的反映,社會病態的悲鳴。誰能振衰補敝,改變歷史時代而使其安和康樂?端賴實際從事工作者的努力。我輩書生知見,游戲文章,實在無補時艱,且當解悶消愁的戲論視之可也。

      至于孔子學說與《論語》本書的價值,無論在任何時代、任何地區,對它的原文本意,只要不故加曲解,始終具有不可毀的不朽價值,后起之秀,如篤學之,慎思之,明辨之,融會有得而見之于行事之間,必可得到自證。現在正當此書付印,特錄宋儒陳同甫先生的精辟見解,以供讀者借鏡。

      如其告宋孝宗之說:“今之儒者,自以為正心誠意之學者皆風痹不知痛癢之人也。舉一世安于君父之仇,而方低頭供手以談性命,不知何者謂之性命。”而于《論語》,則說:“《論語》一書,無非下學之事也。學者求其上達之說而不得,則取其言之若微妙者玩索之,意生見長,又從而為之辭:曰此精也,彼特其粗耳。此所以終身讀之,卒墮于榛莽之中,而猶自謂其有得也。夫道之在天下,無本末,無內外。圣人之言,烏有舉其一而遺其一者乎!舉其一而遺其一,是圣人猶與道為二也。然則《論語》之書,若之何而讀之,曰:用明于心,汲汲于下學,而求其心之所同然者,功深力到,則他日之上達,無非今日之下學也。于是而讀《論語》之書,必知通體而好之矣。”

      本書定名為“別裁”,也正為這次的所有講解,都自別裁于正宗儒者經學之外,只是個人一得所見,不入學術預流,未足以論下學上達之事也。

      歲次丙辰(一九七六)年三月南懷瑾記于臺北 www.zhlzw.com中華勵志網

      分享思想,傳遞文化:
      專題:南懷瑾 書名:論語別裁 作者:南懷瑾
      浙ICP備12031268號·中國·浙江·嘉興·Email:123@zhlzw.com
        ※ 本網轉載其他網絡媒體之文章,目的在于傳遞和豐富心靈勵志文化,積極和諧思想等相關更多信息,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。如文章版權單位或個人無意在本網發布,可與本網聯系,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      影音先锋av5566看片资源网